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这则“乱码”传达的爱意你还能看明白吗
被下属正经八百定义为“大妈”的“春娇姐”呢,明明有了“论身材,我的胸比她小,她真的比我好,是吧”这样笃定的答案,却一副我要过得比他好的模样——穿着露背深V晚礼服去和志明偷食宵夜,因为“真的放不下”,唯有把自己变成另一个张志明。爱他爱得无以复加,只能低到了尘埃里,开一朵卑微的花,怒放或颓败,都不计枯萎地等待他采摘。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相恋就是看蜗牛这么无聊的事都变得很浪漫
我们愤懑于她流连无良的人渣,但还是巴巴地希望银幕中的人终成眷属,不在于他和她到底多天造地设多般配,只是因为歌里那一句“别问我是谁,请与我相恋,我的真心没人能够体会。”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杨千嬅和余文乐姐弟恋搭配也非常有CP感
面对春娇“我比你大”的忧虑,志明“我比你高”智慧又可爱的类比,让这个与轰轰烈烈完全不擦边的爱情故事顿时有了温度,他说,有些事情不用一天就做完,我们又不赶时间。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我比你年纪大你介意吗?我还比你高呢。
但时间飞快地老去、衰亡,《春娇与志明》不过是彭浩翔挽留时间的永恒幻觉,正如“Puff”多出下半截变成了“Buff”,从破碎的P到圆满的B,从云遮雾绕的爱转变为明朗清晰的爱,我们和彭浩翔一样,只想撮合她和他补上那一晚没来得及做的事——就像《重庆森林》里金城武骑摩托载着李嘉欣穿过阴冷的隧道,“我感觉,这一分钟,好暖”……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港人每日进进出出的7-11是最具市井烟火气的生活背景。
(注:puff释为一缕烟,少量的烟气,而in the buff则释为一丝不挂,是英语中的固定搭配,作为“春娇志明”前后两部片子的英文片名,生动形象地表现出二人的爱情由烟开始,经历波折后最终有了完满的归宿、走向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