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与电影依旧殊途同归,影院进得多了,悲欢离合渐次落幕,总会撞上几部粗制滥造、敷衍了事、滥竽充数、鱼目混珠、狗尾续貂的续集;人生亦然,兜兜转转,混蛋们人渣们也时刻准备着与我们不期而遇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志明与春娇》英文译名“Love In A Puff”,烟雾中的爱
鹊桥上熙熙攘攘,人潮汹涌中握不紧的手便在迷乱的都市坐标中冲散,如同一截频临熄灭的白衣薄荷味Capri,烟蒂气若游丝,燎唇的火又如何再燃烧?但余文乐说,“志明又回来了”,不过,铜锣湾烟熏雾燎的小巷子变成了京城三里屯的垃圾桶,琐碎细腻的娓娓叙述被刻意雕饰的内地审美所取代,不禁忆旧的情绪大爆发:还是荤段子连绵的三级片叫人怀念。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这也是港片中极为经典的遇见
相识于抽烟,相恋于戒烟,从《志明与春娇》到《春娇与志明》,是一个重新开始的纠结困局,异域重逢,再拾旧梦,能否接续前缘。志明还是那个精神世界停滞在初高中的内敛大男孩儿,不事张扬,却在古怪与闷骚中尽显自恋与自负;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两人点烟边吸边聊的场景简直大戳文艺狗的文艺心
比起他对爱情慵懒的被动和迟钝,豪气干云、鲁莽冒失的春娇依然跌跌撞撞却风雨兼程地一往无前。就像志明仍在乐此不疲地玩着马桶盛干冰的游戏,只是陪他欣赏白雾袅袅的人已经换做新任;而和同事站在北京胡同口干燥的风尘中吸烟谈八卦的春娇却还是一头齐肩紫发。本来想着再遇见时一定报以粗口咒骂,但真正见了面,一句尴尬的“嗨”还是让志明知道,原来她故作的漠不关心,早已溃不成军。

绿好彩和打火机“奸情”继续
厕所倒干冰,马桶也变仙境